综合

龙魄原型体 第十章 诡异的再生

2019-12-04 15:57: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魄原型体 第十章 诡异的再生

教室里乱哄哄的,讨论什么的都有:上到isis如何作死引公愤下有学校食堂今天中午是什么伙食,从探讨现在的日本动漫怎么开始越来越没什么看头只能看以前的旧番到十字军东征时期基督徒的重装骑士如何才能在沙漠上与穆斯林的马木留克抗衡,每一秒钟都会有人把话题扯到一个感觉完全不相干的另一个话题,让外人看来就如同b站视频上乌泱乌泱华丽飘过的弹幕

“嘿!你们这一对好基友,在聊什么呢!”一个豪放的声音让冯龙德和魏斯克转移了关于如何用战锤抡人最省劲问题的注意力,两人都把视线转到了教室门口。

冯龙德和魏斯克都是穿着学校制服,只不过冯龙德是马裤和坦克靴,魏斯克是直筒裤和运动鞋。坐在冯龙德左边同桌的卡洛琳也差不多,同样的学校制服上衣,一件学生百褶短裙,蕾丝边的白色丝袜和黑色的陆战军靴,咋一看并没什么不协调的

但是进来的这位哥们,虽然穿的也是学校制服,但是却多了太多不该有的东西:腰间系着携带着子弹盒的黑色帆布腰带,黑色的皮制背带紧贴在校服上衣上。

背带,这种像微缩版夹克一样的东西由横过肩膀和背上的几根宽皮带组成,唯一的功能就是用于携带手枪匕首一类的轻便武器,或者悬挂弹夹或手榴弹。

如果这些东西是出现在一套军装或者作战服上,谁都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协调,但是如果出现在一套学生制服上,那就太过扎眼了。

“滚!”两人异口同声地吼出了一个字,声音之大让整个教室的人都笑出了内伤:“李查德,你这一身是要干什么?突袭校长办公室吗!?”

没错,这货的名字就叫做李查德,和某个著名的英国国王的名字谐音。

同样都是德裔,不同于冯龙德的脸型和蓝眼睛,或者魏斯克的脸型和金发,李查德完全没有德裔那种完全不同于黄种人的身体特征,就连个头上,身高勉强才到一米七的他比冯龙德和魏斯克矮了一头多。

要不是李查德的双亲全是特征明显的德裔,只怕大家只能怀疑李查德是隔壁老王的杰作了

这三个能玩到一块,也算是奇迹了——性格上,冯龙德属于平常话不是太多,只在死党中才会没正行的主;魏斯克为人热情豪爽,而且是一个非常**的家伙;而李查德呢?那就是一个明骚!

漫展里拿着照相机拍coser、甚至偷偷拍裙底和绝对领域的大绅士,即使是平常,李查德也是那种见到美女就跑上去问“约吗?”和问号码的人。

这种奇葩能和冯龙德与魏斯克玩到一块的原因很简单:李查德是一个技术型宅男,简称技术宅,社团里还没有固定装备来源的时候,大部分的装备都是李查德自己亲手打造出的。

“没有啊,反正校规也没规定校服上戴配件上有什么要求。”李查德看了一眼墙上的座位表后坐到了魏斯克的右边。

“话说冯龙德你这次暑假是怎么回事?这次假期又没什么作业,社团里组织去的几次漫展和外景你都不来,和都联络不到你。”李查德问道。

“这个暑假我去锻炼了。”冯龙德撸起袖子展示了一下自己胳膊上虬结的肌肉条,“每天累得一身臭汗,一回到家就瘫地上了,你能指望我还有精力和你们作去吗?”

“真是可惜了。”魏斯克摇了摇头,“我们假期里去漫展勾搭妹子和外景里实验我们新到的装备,你却只能一个人煎熬着锻炼啧啧啧”

“别一脸惋惜的样子!有种你脱单再跟我说这话

。”冯龙德毫不客气地反戈一击,顿时噎了魏斯克一个半死,而一边的李查德嘿嘿笑了起来。

经过一个假期,即便是同一个社团的或者假期里也相互约着出去玩耍的,教室里的学生们也还是三五个一**流着近况或者相互扯皮,使得教室里热闹得如同证劵交易所。

“安静!现在开始点名!”最后一个进到的教室的是一名女生,看完自己的座位所在位置后吼道。

相对于班级里其他的女生,甚至是男生,这名女生是一头耀眼得如同夏日麦田的金色长发,一米八整的个头上也是比班里大多数一米七多的男生高了不少。女生的学校制服上衣和男生的没什么差别,只不过下身是学生裙或者热裤,可以展示出女生们修长的美腿出来。但是这名女生却与众不同——她和冯龙德一样穿了一套马裤,只不过不同于冯龙德是长筒坦克靴,她穿的是普通的陆战军靴。

看到这一位女生进来后,全班不约而同地静了下来,然后异口同声地吼了起来:

“谢哥纯爷们!铁血真汉纸!”

“”班主任看着一片喧闹的班级,苦笑着拿起手中的表格开始点名:“莉莉娅·鲍里斯·谢尔盖?”

“到!”回应的正是刚刚被称为谢哥的女生,坐在冯龙德左手边的位置。

“莉莉娅,你延续上学期的惯例,继续担任班长一职。”“好的。”

“冯龙德?”“到!”“冯龙德,你延续上学期的惯例,继续担任宣传委员。”“roger。”

“李查德?”“到!”“李查德,你延续上学期的惯例,继续担任纪律委员。”“哦。”

“魏斯克?”“到!”“魏斯克,你延续上学期的习惯。继续担任学习委员和体育委员。”“好的,我身兼双职”

借着点名的时机,班主任把相应的班级职位也安排了下去。冯龙德、李查德、莉莉娅和魏斯克,是这个班级人称二货四人组的班委会全体成员。冯龙德这个沉闷的家伙很擅长组织学生参加活动,李查德因为习惯于安静的环境而约束同学们的纪律,莉莉娅不仅学习不错也有相应的管理能力,而魏斯克是学习与体育上的双料学霸。

之所以称作二货四人组,三位大老爷们儿的情况已经说得很清楚,而莉莉娅还没有过介绍。

这个班级有将近一半的学生是德裔,而莉莉娅却是班级里独一无二的俄裔。

没错,身为血统纯正的战斗民族,莉莉娅不同于她的美丽外表,直爽得如同男孩子的她很早就和冯龙德等奇葩德裔们混在一起,如同亲兄弟一般亲密。

冯龙德醉心于日耳曼和中世纪的历史与游戏,魏斯克热衷于任何生化题材的游戏和小说,李查德沉浸于制作各种各样的东西物品,而莉莉娅能混进这个圈子里,自然也有着独特的喜好。

saber,原型来自英格兰和威尔士传说中亚瑟王的动漫角色,莉莉娅对此挚爱到了一种癫狂的态度——据去过她家的女学生说,整个属于她的房间里几乎无一不是关于saber的周边产品或者手办,如同掉进了一个吾王精神污染的世界。

而且天生金发绿眼的莉莉娅cos吾王也很有优势,如同直接响应召唤而来的神cos也是让所有在漫展里看到她的人八方点赞,除了被冯龙德等执着于历史的家伙吐槽saber的铠甲如同米兰板甲和哥特板甲串种之外

“这是冯龙德的妹妹?”莉莉娅好奇地看着坐在冯龙德旁边默默盯着发下来的课本的白发女孩子,而后者丝毫不关注其他人的关注,“看上去真可爱啊,好想捏捏~”

你确定吗谢大爷们?这妹子可是能搓出火球术和魔法冰箭的主儿。

“她还真是你妹妹啊而且冯龙德,你还真去减肥了?”听完魏斯克和李查德七嘴八舌关于卡洛琳身世的介绍后,莉莉娅看着彻底大变样的冯龙德惊奇地问道:“怪不得整个暑假见不到你,居然被自家妹妹轰去锻炼真是男大十八变啊!”

“你大十八变!”冯龙德一边收拾着新发下来的课本放进教室里个人的小柜子里一边回嘴道:“怎么,准我初中的时候从一百二十斤长到一百九十斤,就不准我现在从一百九十斤跌到一百五十斤?”

“哈哈!看来还是那个开不起玩笑的家伙,我还以为是哪个肌肉德裔来冒充你呢!”莉莉娅也拉起自己的背包背到身上,“下周周日在咱们学校边上的海滩上有展子,你们去吗?”

“我去!社大你买票了吗?”

“我也去,但是我常服,社大帮我买一张。”

“你们也真是,喜欢去展子也不关注有没有,还都懒得去买票。”看着这些票来张手的家伙莉莉娅也是醉了,“冯龙德,这次你不会还不去吧?”

“我和妹妹去,帮我订两张,回头票钱展子当天面交。”收拾完东西背上双肩包的冯龙德应了一声。

“收到。”

“好了,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毕竟不是暑假的时候,我们还是得放学后乖乖回家。”即将过马路的时候,莉莉娅挥了挥手后朝着一个方向走了。

“明天见,技术宅。”

“v哥明天见。”

“不死君王和不死君王他妹,下周日的漫展我们等着你俩!”这一句是李查德和魏斯克一起说的。

“明天见。”冯龙德说了一声后也挥了挥手,看到绿灯后就拉着卡洛琳走了过去。

四人组里相对于魏斯克的爽朗和莉莉娅的直爽,就连**的李查德都比冯龙德话多了不少。天性冷漠的冯龙德,也就只有在这些和他一样的二货中,话才和正常人一样多一些,平常待人接物,说话就简练到让语文老师都跪拜的地步。

“兄长,他们为什么也称呼你是不死君王?”回家的路上,卡洛琳在灵魂联系中询问道。

“我把名顺手改成这个了,所以他们就都知道了。”冯龙德呲了呲牙,“他们都清楚我有时不时换名的习惯,以前我还有一个常用的名叫‘**王’呢。”

卡洛琳:“兄长你自重。”

“你也看见了吧?一群欢乐的二货,不过都是靠得住的老哥们,算是我唯一还算是社会性生物的证据了。”眼瞅着快要走到家门口,冯龙德从口袋里摸索着大门钥匙,“这次漫展你跟着我一块去一趟,整整两个月闷家里你也够可该死!”

“怎么了兄长?”

“没事。”冯龙德绷着脸看了看自己的手,手心中一道很明显的伤口,显然是摸钥匙的时候不小心被锋利的地方给拉出一道口子,“很快就会愈合了,不用担心,连创口贴都用不着。”

冯龙德说着话的时候,手心那道伤口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蠕动着愈合,不一会儿功夫就只留下一道浅浅的引子。

“你看,几乎和没受伤时完全没两样。”冯龙德朝卡洛琳摊了摊手。

卡洛琳头一次脸上出现了凝重的神色,眼神锐利地盯着冯龙德:“兄长,你的愈合速度一直是这样的吗!!”

“是这样啊,有什么不对吗?”冯龙德糊涂了,“从小我就这样,不过只有我父母知道,其他人都还不知道,你是第三个知道的人。”

卡洛琳想了想,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她从地上捡起一块不知道谁扔的铁皮,一把抓住冯龙德的手就是用力一拉!

“谢特!!”冯龙德疼得下意识骂人,蹭蹭蹭退了几步后就黑着脸喊道:“卡洛琳,你想要干什么!!!”

“兄长,”卡洛琳丝毫没有愧疚什么的表情,只是指了指冯龙德受伤的手背,“你仔细看看你的手背。”

压抑住自己的怒火,冯龙德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背上的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顿时愣住了:

这一次伤口再次快速地再生,不过不同于之前的那道伤口,这一次伤口上翻飞起几道细小的黑红色肉丝,游走在伤口表面上如同促生剂一样让伤口以更快的速度再生出肌肉和皮肤。

“兄长,”卡洛琳的语气很严肃,看着冯龙德受伤复原的伤口引子,“我们需要谈谈了,这让我想起来一些什么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