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天域苍穹 第三百七十九章 龙凤突来,蛮不讲理!

2020-01-17 00:48: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域苍穹 第三百七十九章 龙凤突来,蛮不讲理!

“生死……这生死堂树堡实在是太霸道……太可怕了……原本还以为是以讹传讹,最多也就是雷声大雨点小,却哪里知道何止非是以讹传讹,根本是名不副实,现实比传言还要恐怖太多!”

这面容木讷的男子脸上露出来惊魂未定的震惊神色,显见余悸犹存。

“还好公子当初只是让我攻击一下,立即离去,我没有妄自尊大,自把自为,要是当真意图潜入动手,只怕就再难脱身了,但谁又能想得到,这生死堂的防护法阵,坚不可摧,无缝可寻不得止,普一受到冲击,便即直接召唤来了九天神雷……而且瞬间就是铺天盖地……”

“但凡我若是晚走半步,现在只怕已经彻底变成灰灰了吧……”

想到这里,木讷汉子脸上露出来强烈的后怕意味,苦笑一声:“本以为这次任务很轻松,哪知道人家还没有出手,只是最外围的防护法阵,就险些将我打的形神俱灭,生死堂崛起之速,威名之盛,果非虚至,盛名之下并无虚士……”

“不过这次任务总算是完成了……还是赶紧回去向公子通报这边的变态……虽然这完成的是这么样的狼狈……哎!我木子还是平生第一次败得这么憋屈……连既定目标本人都没见着,惭愧……”

木讷汉子苦笑一声,服下了几颗疗伤药物,随即整个人又再化作了一套长虹,疾速远去……

……

生死堂树堡这边仍旧是大门紧闭,并没有任何人进出。

那木子虽然触发了阵局,可惜动静仍旧相对轻微,除了叶笑本人有所感应之外,生死堂其他诸人反而因为太过潜心修炼,全没察觉!

而警觉的叶笑却还意外发现了另一件事——

归真阁的大军,此际也已经来到了纷乱城。

无数高阶修者,屹立在高空之上,居高临下俯视生死堂树堡,可惜尽都如同狗咬刺猬一般,根本无法下口……

归真阁中人也不乏识货之人,生死堂树堡坚不可摧无缝可寻的传言早已闻名遐迩,如今亲眼所见,光是君主阁外围那一圈,超越自身极限的铁身枫树组,就已经令到来犯之人为之咋舌,不敢轻举妄动!

这么栽培铁身枫,是该说君主阁主财大气粗还是脑袋进水了呢,有钱也不该这么浪费啊!

但财大气粗也好,脑袋进水也罢,现在君主阁外围的铁身枫树组眼见成了气候,光是这道树组,就未必可以轻易拿下,更何况还有传说中的守护阵局,防护法阵,谁的小命也是珍惜的,在未知生死堂树堡底蕴之前,还是等会再说吧!

叶笑因为龙形劲气之人而知道了外面另有大兵压境。

但,他却没有打算过现在就正式开战!

“所有人不准出击!”叶笑冷笑:“就只是看着归真阁耍猴戏就成了。”

君主阁众人一片笑声,尽都止住原本的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继续潜心修炼。

在接下来的十天时间之中,归真阁方面足足发动了超过百次的进攻,强攻君主阁!

可惜每次都是无功而返,甚至其中有两次因为撤退迟缓,遭到了法阵反噬,足足有数十名高阶修者就此陨落在漫天雷电之中……

确认了这种情况之后,让关老爷子等七大家主齐齐松了一口气。

此次归真阁大举前来,七大家主可都为叶笑提了一口气;偏偏这段时间里,七莲老祖正巧不在,虽然关老爷子等人都已经打算好了,若是君主阁真的面临灭顶之灾,那么,就算是明知道会危及整个家族,也要出手救援。

不意一番观察下来,各个方面的所有人尽都大跌眼镜。

归真阁的强势来袭,屁用没有,所谓的强攻,甚至连生死堂的树堡大门都进不去!

不管如何谩骂挑战,生死堂全然的置之不理,干脆连守卫也没有派出来一个,更不要说什么回应……

面对这样的不应之应,归真阁盛怒进攻,却怎地也攻不破树堡的防御。

前前后后,已经有数百人丧生法阵的雷电反噬之下,归真阁方面已知生死堂树堡防御非同等闲,所以有资格上阵出手之人,至少也得有圣元境高阶以上的修为,这个级数以上的高阶修者死了数百人,纵使以归真阁之底蕴,也要承受不起!

然而彼方付出了这么庞大的代价,偏偏那些树木却始终是岿然不动,除了正常的叶片脱落之外,连一块树皮都没有出现损毁!

他么的,这还是红尘天外天最廉价随处可见的铁身枫吗?

敢不敢再变态的一点!

然后归真阁众人就发现,比起树堡的坚不可摧,无缝可寻,树堡所能衍生的反扑,才是真正变态的!

树堡防护法阵的威力便如同是无穷无尽一般,令到归真阁的大军望而兴叹,叹为观止,分明敌人就在眼前,彼方却是无法攻击,无可奈何。

这是一件非常郁闷的事情。

归真阁方面之所以会发动上百次的攻击,其真实目的早已从原本的藉人力强行攻破树堡阵局,而转为消耗树堡阵局的能量,世间一切阵法,无论威力再如何强大阵局也好,都由阵势、阵局、阵眼构成,其中又以阵眼为要害。

只要阵眼一破,阵法便破,而另一个破阵法门却是直接摧毁阵局,令到阵不成阵,如此同样是破阵,归真阁方面早已断定树堡防护阵法的阵眼必定藏于树堡最隐秘处,根本无从直接攻击,所以初初才会选择以强攻阵局为破阵之法!

可是在面对树堡守护法阵恍如无边雷罚的强大雷电攻势面前,强攻破阵只是痴人说梦,白白损失人手而已,从阵局方面破阵同样的不可行。

然而归真阁方面却在第二种破阵方式失利之余,又看到了希望,如树堡守护阵法这般的调用九天雷电之能,固然杀伤力旷世绝俗,杀力无濤,接连灭杀了归真阁方面不少人手,但这样的阵法在消耗方面同样的惊人,只要彼方持续引动阵法反噬,这等惊人消耗将会持续下去,凭生死堂一个新近崛起的小小势力,何能续航太久,久而久之,其守护阵法必然后续无力,不攻自破!

这才先后进攻了足足百多次,可是生死堂树堡这边,阵法反扑之威能始终能持续下来,丝毫不见减弱,而归真阁的高阶修者反而顶不住了,毕竟是动辄要死的任务,越是高阶修者越是惜命,这百多次攻击已经牺牲为数不少的人手,肯冒险闯阵的人手越来越少,最终不得不暂停攻势,尽速调拨阵法高手前来,破解阵法为正经,局面一时间僵持了下来。

归真阁众人却又哪里知道,生死堂树堡守护阵法与一般阵局迥异,非但阵局乃是取法于太荒之时的周天星斗阵法,阵基更是被叶笑不惜工本的投入了无数块块鸿蒙紫晶,以最繁琐却也是最稳固的态势,可自行收纳周天星辰之力,衍化为阵局能量,可以说,只要周天星斗尚在,三百六十五块鸿蒙紫晶还有一块未损,阵法就可以持续发动,持续修复自身,端的是不破无解之阵!

这样的阵局,就算是五方天帝本人驾临,也需要以本身强大威能正面强攻,才有可能攻得破,所谓才有可能,当然是指那位天帝拥有足够破阵的威能,若是威能有所不足的,也只能干瞪眼没辙!

面对如此异状,七大家族方面算是彻底的放了心,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你们归真阁既然来找人家麻烦,那我们不干涉,自己去找吧,只要人家理你就行,人家不理你,你们就在那傻站着吧……

尤其是见到归真阁的人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将生死堂四周全部挖空,准备从地下进攻,却遭到生死堂法阵直接将由地道潜入的三千高手尽数化作灰烬之后,七大家主就更加的放心了。

生死堂树堡的防护不可只得天空地面,连地下也防护得严丝合缝,无隙可寻!

从正面侧面后面都攻不进去。

从天空中攻击也不行。

从地底下攻击还不行!

你以为周天之名是说着玩的吗?

所谓周天,本就是圆满之意,既然圆满,那就没有所谓的破绽缺憾可寻找!

至此,归真阁算是彻底陷入了进退维谷的尴尬境地之中。

如此大张旗鼓的前来报仇,仇敌明明近在咫尺,最终却是什么都干不了。

除了将人命一条条送进这个看来永远填不满的血池地狱之外,其他的什么做不到……

这才是所谓的羞刀难入鞘吧!

现在的归真阁,就算是想要退兵,都没有借口。

这么多人来了,一仗都没打就退?这也太说不过去。

一旦退兵,那就是不败之败,甚至是不战而败……双方根本都算不上开过战!

但是不退又能如何?

难道就在这里长时间的耗下去?耗的时间过久了,还是就是一个巨大的笑话吗!

虽然也有人提议就这么持续的坤下去,以断绝补给的方式彻底困死君主阁,但谁都知道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

修者对于日常补给本就数百倍的少于正常人,唯一也是最大的需求乃是灵气,而生死堂树堡,也许别的都缺乏,海量的灵气却是一丁点都不缺乏的,在空间道具并不匮乏的天外天,若说君主阁没有提前做一定的准备,留存一定的生活物资,说出去谁信啊!

最乐观最乐观的估计,想要将君主阁日常储备物资完全耗光,也得需要至少几年的时间。更不要说现在的君主阁内中,可都是实打实的高手,就算不吃不喝,随便一个也是能够坚持个十年八年的……

所谓的围困,根本就是完全的无用功!

归真阁方面的领队大将郁闷得要死要活,却又无计可施,无可奈何,端的有心无力。

再过数日,梦无真从天南海北召集来了数以百计的法阵名家,陆续到来,可是这些人在查看了这个法阵之后,纷纷摇头。

“此法阵布局之弘大精深,令人叹为观止,望而尚且生畏,老夫何能敢言破解此阵……”

“这个法阵的布阵走势,乃是融天地为一体,共乾坤于一息,构思之精妙已臻阵道之极诣,攻击这个法阵,就等于攻击天地乾坤大道……正面强攻,便是作法自毙!”

“这个阵法构建四维四正,合周天维度之圆满,世间竟当真有如此浑然一体,并无一丝破绽的阵局,小老儿在有生之年见到如此完美的阵法,此生足矣……破阵,开玩笑吧?此阵如何可破?如何能破?你指点一下小老儿此阵如何能破吧!?”

“还请转告梦公子恕罪,这个法阵实在太过超妙,老朽实在无能为力……”

“想要破解这个圆满法阵的唯一法门,就只有等待这个法阵里面的人走出来!不出来,就将之引诱出来啊……有没有办法是你的事情,里面的人不出来,这个法阵就无从破解!”

“其实要破此阵也简单……只要在内里安排三五个内应,找到其阵眼位置,同时发动,此阵纵使精妙无双,全无破绽可寻,仍旧难逃破局……没内应?没内应,此阵无解!”

“想要对付君主阁,还是另想它法。此法阵连通天地,消耗的灵元由天地自行反哺,循环无尽,并无止息一刻,反正据老朽观测,强攻此阵,非但毫无用处,反而是自寻死路……”

“……”

所有的法阵高手,一个个趾高气扬而来,摇头叹息而去。

也不是全走,还有很多人留下来,一点点从各个方面去观察,一个个的如痴如醉。

“真不知道布置这个法阵的乃是何方大能……这份布阵能力简直是让人叹为观止俯首惊叹……若是能够当面聆听其教益,端的莫大造化……”

“明明只是看一看,稍微研究一下,却已经感觉老朽面前再次出现了一方崭新天地,这才是真正的广袤无边……这个法阵真真是太伟大了……”

“我初初来时,竟还妄想要破除此阵,真真愧煞,真真是丧心病狂痴人说梦!”

“老夫要留下来仔细观摩此阵,参悟云云不敢想,学习,只要能学习到皮毛,余生足矣……”

“……”

看着这些法阵高手的反应,归真阁领兵大将差点郁闷得吐血而亡。

非常想要大吼一声:“这也不过就是一个法阵而已,就这么一个法阵,难道了整个红尘天外天的资源,都无法攻破?这真是他么的他么的他么的的的得得得……”、

现在竟是真真正正的束手无策了……

进攻不行,退兵也没借口,破阵破不了,围困没有意义,人家打死就是不出来……这可是真的把我为难死了啊啊啊!

然而就在这个进退维谷的尴尬时候,一个让归真阁所有人都欢欣鼓舞的理由终于来了……

这一天。

归真阁的高手们正自一脸晦气的全员,再次排列作出严阵以待的姿势,打算再次从天空中围攻生死堂的时候——额,已经不是围攻了,而是围观了……

虽然不少高手都觉得老脸通红了:每天这么飞上天来啥都不能做!我们到底是来围观得还是来飞上天给别人参观的?

不管是哪一条,他么的反正不是来战斗的!

这么丢脸的事情……简直是平生以来的第一遭!

但是……比起当真强行攻击法阵,引动法阵强势反扑,还是要好很多的不是,毕竟那可是动辄就要老命的九天神雷啊,来不灭境巅峰修者也未必能够扛得下来的九天神雷啊!

就在所有人都在故作姿态消极怠工的时候,天边突然乍现了两道绚丽的彩虹!

嗯,那不是绚丽的彩虹,而是……

所有人都惊讶万分的看着那边,满脸的震撼。

只见从那个方向,从一片云层之中,一条巨大的紫金龙,突然显临!

那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巨龙,粗略目测,至少也得有数千丈长的紫金巨龙,摇头摆尾,乍现空中一刻,那两颗好似小山一般大小的眼珠子,恶狠狠地盯归真阁的这些人!

胆子稍微小点的顿时就是腿肚子抽筋、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这……这是咋地了……”有人一脸青白:“这不是琉璃天的紫龙王么……怎地显现原形冲到这里来了,还要对我们怒目而视,我们没招惹到他老人家啊……”

但这还不止。

在紫龙王庞大的身躯出现之后,又有一条身躯差不多大小的紫金龙也随之现身。

那……那是紫龙王妃?!

紫龙王妃的身形,也就只是比起紫龙王小一号而已,在众人眼中同样是巨龙;两条身躯异常庞大的紫金龙联袂出现,顿时将整片天空染得金灿灿的!

所有归真阁的人都觉得……紫金龙夫妇看着自己等人的眼神,都很有些恶狠狠的说,似乎是看到了不共戴天的仇人一般……

“这咋回事儿?咱们可没得罪琉璃天,也没得罪紫龙王啊……”

“就是,但是这扑面而来的敌意和杀气,却又是从何而来?”

“如果单纯惹到紫龙王顶多也就一死,但同时惹到紫龙王妃可就不止是一死能了解的,可是到底什么事同时触怒了这两位呢,这……这也没印象啊!”

……

然而就在紫龙王夫妇普现身之后,竟是再见风起云涌,足足二三十条体型硕大的紫金龙,齐齐现身!

这一刻,整个纷乱城,没有人敢呼吸。

紫龙王这是打算要干什么,难道竟是要将紫龙一族整个搬迁到纷乱城吗?紫龙一族的顶级高手自紫龙王夫妇以降,竟是基本全到了,这阵仗,敢不敢再大一点了!

可吓死宝宝了!

这么多紫金龙,若是当真一起动手,恐怕整个纷乱城都会瞬间毁灭!

只是,紫龙王虽然强势到来,敌意十足,杀气亦是浓烈,但,在钻出云层之后,却停了下来,再无动作,似乎是在等待什么……

紫龙王身份崇高,却又有谁能让紫龙王如此等待呢?

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心脏在疯狂的跳动。

万木无声待雨来!

然后雨来了——

一声嘹亮至极的凤鸣,突然间乍起天际,回翔九天!

随即,天空中骤现彩霞满天的样子,嗯……那骨子里根本就不是彩霞,而是……一大堆巨大的七彩凤凰,霞光闪闪气象万千地从云层之中赫然闪现。

在紫金龙对面,形成了漫天华彩,金光万丈。

紫龙王,金凤王!

竟是琉璃天两位王者,联袂莅临!

而且还各自带了一帮强力打手!

这几乎就已经是将龙凤两族所有巅峰高手,全部带来了!

这是要干啥?

难道竟是要毁灭纷乱城?!

有这样的阵容,莫说七莲老祖不在纷乱城,就算全都在,七莲世家全部实力,只怕也是难以讨到好的!

然而龙吟凤鸣之声,却是彼此交应,响彻天际。

下一刻,天空中方圆万里却见强烈的金光蓦然一闪;所有的龙凤集体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个人形。

所有的龙凤,尽数化作了人形,列队站在了半空之中。

紫龙王一身紫金龙袍,一袭紫金色披风,头戴紫金冠,足踏紫金履;威风凛凛,杀气腾腾;旁边紫龙王妃的衣着就稍微素淡了一些,除了同样色调的一袭紫金披风之外,却是穿了一身淡紫色的袍子,在空中闪现,仪态万方,雍容华美。

而在这对夫妇身后的三十六人,人人身体魁梧,个个渊渟岳峙,如同山岳一般的雄壮威武。

而金凤王则一身好似燃烧火色一般的金袍,这领袍子,让所有人看到都是瞳孔骤然一缩。

涅槃金袍!

这件袍服相传乃是凤凰始祖,也就是开天辟地之初,天地孕化的凤凰初祖所留下来的一件衣袍,全部采用涅槃之火精华为材料,所衍生出来的一件袍子。

金凤王的本身实力较之五大天帝逊色不止一筹,但有这一卷袍子在身,就算是五大天帝对上,也要思量一下。

因为,只要是金凤王不顾自身安危,发动玉石俱焚通赴幽冥决绝之招,便能引动这件袍子内蕴的毁灭威能,拉上五大天帝这个级数的强者为之陪葬也非难事!

不存在意外的可能!

涅槃金袍,向来被称为凤凰一族第一至宝!

金凤王面如朗月,风华绝代,美轮美奂,身后跟随着十男十女二十个人的随行之人,一个个面容冷肃,不怒自威。

龙凤两族,连同紫龙王夫妇和金凤王,一次性到来了五十九位超级高手!

这里面,实力最弱的,竟也有不灭境高阶实力!

也就是说,就算是其中最弱的,也比现在的赤火更强!

这才是龙凤两族的真正底蕴!

归真阁所属之人一个个脸色苍白。

这么多强者,集体到来,想要做什么的?

怎地敌意这么重呢?

是针对我们的,还是针对纷乱城的呢?

嗯,肯定是针对纷乱城的,我们只是适逢其会,我们根本就碰巧来这……可千万千万,千千万万不要是针对我们得啊,我们这群小胳膊小腿的小角色哪里需要出动这么恐怖的阵容呢!

肯定不是针对我们而来的!

天空中,龙凤两族强者分成两个队列,从空中缓缓落下。

所过之处,归真阁方面的人手自动自觉地分出来一条道路,供他们前行。

虽然暂时还不知道这些强者来这到底是干什么,但是……挡住他们的道路,却是非常不智的找死行为。

龙凤两族强者却是毫无顾忌,横冲直撞而来。

却在归真阁的大军留出来的通畅大道前面一下子停住了。

“你们是什么人?”紫龙王大眼睛一瞪,突然勃然暴怒:“为什么要拦住本王的路?!这么成群结队是有所图谋吗?想要谋刺本王吗?好胆!竟敢对本王图谋不轨!”

归真阁的人一阵狂晕!

拦住您的路?那有啊?这句话从何说起?

您那边还没有过来,我们就自动自觉地将路让了出来,现在在您面前,可是宽宽的几千丈通道,连一个蚊子都没有。

我们啥时候拦住您的路了?

现成的通天大道您不走,却在路口就停下了,还要问我们为什么拦路……

这个倒也罢了,我们确实在您前边,可是我们怎么就图谋不轨了,怎么就意图行刺了,就算我们成群结队,也不敢对你们那么多龙不轨吧!

有您这么不讲理的么……

但面对紫龙王的质问,这些话无论如何也是不能说出口的!谁不知道琉璃天强者出名的不讲理?而且这位紫龙王还是其中不讲理的翘楚!

“龙王大人大量,我们这就退开……”归真阁方面的为首之人陪着笑,勉力压住火气,一派卑躬屈膝的说道。

“嗯?”紫龙王狂怒咆哮一声:“你这么说是在讥讽本王鼠肚鸡肠,无理搅三分吗?!”

归真阁方面这位强者登时一脸的懵逼。

我啥时候说您不讲理了,明明是违心地说您大人大量……您当真就是从来没有讲过理的……但是俺刚才这句话声音可不小,整个纷乱城都能听得清楚,我是说‘龙王大人大量,我们这就退开’,哪有说‘您不讲理了?’?

冤枉人都没这么黑天的吧?!

…………

(未完待续。)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

常德市第七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津市市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南阳治疗癫痫病费用
镇江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