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梧桐】留香(小说)

2019-09-13 03:09: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春去秋又来,花落香亦散。
“剪秋,你还记得本宫还是太子妃的时候,体有异香,这是什原因吗?”妹妍空洞的黑瞳里包裹着一层几欲乍现的火焰。
“是公主天生具备的。”贴身侍女剪秋答道。
“他曾对本宫说过,我的笑容是这世间最美的画,所以就算是最后一刻,本宫也要极尽妍丽。”
那日庙堂之上,合宫殿内,刚刚即位的太子弛谚体内剧毒发作,又正当急火攻心,妹妍终是不忍,将自己体内的碧海兰珠逼出,欲救他性命,却被国师离刹阻止,终究是迟了,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丈夫倒在自己面前,却无能为力。
躲在梨花树后的宫女剪秋,本想是到旧主太子妃昔日素爱凭栏远眺的光华湖烧两柱香,以慰她在天之灵,可没想到就在这里再见到她,一袭明黄翠罗纱衣,卷髻高束,后披青缎如瀑,发尖扶摇在裙裾间,全身笼罩在一层淡淡的光晕里,恍若月光仙子。
剪秋不敢回答,只是倚着树干不敢作声,细细地闻着秋海棠香甜的气味。
“他说过我的味道是独一无二的,”说着妹妍慢慢摊开手中紧握的精致小盒,闭上了她粲然盈亮的双眸,此刻她周身的光芒一阵一阵地加强,惚而又全部消失,所有她身上的色彩都像一篇白纸,那么单薄无力。
“剪秋,我知道你喜欢他,但我还是谢谢你将那最后一斛香料给了我,配成这盒凝香,但他始终没有可能再回到我身边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真的要走了,你能帮我把这盒香粉埋进这棵梨花树下吗?”妹妍转过她光华包裹着透明的身子,竟然苦苦哀求她。
“公主,你这又是何苦呢?为了一个负心的人,竟将自己的灵体逼出,配合这最后一味紫苑花香,也要制成这一香?”剪秋无不痛惜道。
“不,你不懂,没有他的后宫,就像金丝做的囚笼,对我来说没有丝毫意义。”眼前的女子身影若影若现,似乎就在下秒,便会烟消云散。
“他说过我是这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他喜欢扶在我的肩头闻我身上的香味儿,”妹妍喃喃道。
“公主,二皇子殿下是真心待你的,只要你愿意,他一样会将你捧在手心里疼爱。”剪秋劝道。
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妹妍的精魂已经全部锁在这盒凝香中。
其实,他们都不知道,妹妍才是这世间唯一的长生药,她的精魂和灵体并存于体内,后又因为误服沁骨丹使灵体受损,体内的香气才消散。
后来她深知自己天赋这异禀,便用自己的精魂吸去了太子身上的毒,救了他一命,人虽救活,前尘的记忆却已消散。
妹妍用自己的人形换取了弛谚的性命,此刻在湖边的女子,是她人形即将消失的时刻,她请求剪秋将自己的精魂同这一盒凝香一起封藏在这梨花树下。
“只希望在他每每经过这片湖的时候,能够记得这香,记得曾经有一个异国女子无怨无悔地喜欢他。”妹妍的人形就快消散了,她的精魂在这里,没了灵体,只能回到大海之中。剪秋缓缓地闭上双眼,她不想看到妹妍的面容,只闻得一股奇异的香气扑面而来,是妹妍用自己最后的一丝灵力将盒子打开,银白色粉末在秋风中飘散开来,随后便消失在夜雾里。那一年的春天,百花开放得异常长久,整座皇宫都氤氲在一片浓郁的花香里,经久不散。

(二)初见
夏日正浓,荷叶田田,碧波藏生色,扶影动情天。
“启禀殿下,今夏生异象,不宜出宫。”国师离刹昨日夜观星象,发现荧惑守心,灾难将于皇室成员。
合宫殿内烛光明灭,二皇子靖王弛烈立于堂下,因年前奉旨着盐运督察使,前往河西采办,顺道负责护送西域岁贡回宫。
“父皇,儿臣速去速回,决不在路上耽搁。”弛烈坚持,素日好揽功劳的太子弛谚听国师如是说,就算此差可以获益不少也不多做阻挠,而弛烈也有他非去不可的理由。
合宫殿正堂主位,齐国国君弛乾,面容如蜡像,危坐高堂,自开国以来,风调雨顺,百姓安居乐业,其间与西域小国有过几场战事,却也很快平息。
“皇儿为朕分忧,其心可嘉,此去一路小心。”
“谢父皇,孩儿定当不负圣望,护送盐船顺利抵港。”
次日清晨,弛烈率领千余大军直下河口,于港外十里处驻扎,等待盐船靠岸。
大海中几翻巨浪前仆后继,行于风雨中的船只摇摇欲坠,七艘盐船连成一线,眼看就快抵达港口,忽然天雷乍响,一道晴天霹雳击中大船,桅杆倒落,船只摇晃更加剧烈,正当人们不知所措之时,一群乌压压的黑衣人从船底快速爬上甲板,一阵刀光剑影,血肉横飞,船工已是尽数倒下。
弛烈远远望见盐船所在之处异象横生,立即带领一行精兵轻身贴于海面直飞近船只,继而迅速与船上的黑衣人缠斗起来,纵使弛烈一行人武功再高也敌不过黑衣人有备而来。几翻争斗不休,卫队已是伤亡惨重,其中一个黑衣人更是通灵高手,不仅身手敏捷准确,而且招招致命,就像阎罗鬼差索你性命,眼看弛烈快招架不住,七艘盐船相连的铁链忽然从中断烈,顿时,整个船队倾覆于波涛汹涌的大浪之中。
雨过天晴,海上渐渐平静下来,罗衣纷飞,长发如瀑般披散于后肩,束发环佩映着朝阳的金辉着痛了他的眼,微睁,便见一女子正掌着舵,背影纤细地让人恍若隔世。
“多谢姑娘相救。”弛烈满怀感激。
“不用,其实都是我的错”姑娘满怀歉意道,“如果我能早点来,或许可以阻止这一切发生。”
“姑娘何出此言?”弛烈不解道。
“我知道你是齐国皇子,所以才救你。”妹妍跳过询问。转眼已是岸边。
“难道本王今日有幸遇见海中仙?”靖王恢复以往风流调侃的姿态,眼带笑意,玩笑道。“你猜对了一半,我的确非凡人,却也非仙人。”妹妍故弄玄虚,“今日皇子且自行离去,改日再见。”说罢,妹妍转身消失在海雾茫茫中。

(三)顷覆
“父亲,你非得这样做吗?你忍心看到齐国生灵涂炭?”炉前青雾缭绕,鬼医离刹正在炼制丹药,空气中飘来一个女声。
离刹双眉微挑,仍闭眼炼丹,“小妍,齐国国运已衰,我只是加快它的步伐而已。”“连他也活不了吗?我不愿。”声音戛然而止。一卷轻烟送出一个婀娜纤挑的倩影。
“父亲,最后的时候,你让我带他走,回西域,好吗?”妹妍顿了顿,“是我欠他的”。她的双眸迷离,让人看不真切。
“妍儿,他已经把你忘了,因为他跟皇帝都吃了这沁骨丹,”敛好长袖,离刹面无表情,“等了这么多年,终于时机已经成熟,这天下快要易主了。”
“可我舍不得。”女子声音悲切。
“你没有选择,必须这样做。”浑厚低沉的声音不容置疑。
随着轻烟消失的,是妹妍纤细的身影。这晚,皇帝寝殿灯火稀疏,弛乾刚服下丹药,眼前便迷朦起来,欲振奋起精神,突觉殿外有脚步声传来,来者一袭白衣,恍若月光仙子,可待仙子临近,一片白光骤然而起,伴着一股浓烈的花香变换出一只庞然巨物,张开血盆大口,扑面而来,顿时皇帝吓停了心跳,直直地倒下。
“对不起。”变回人形的妹妍还是那一袭素衣,对着皇帝的尸体哀叹。次日,群臣皆知皇帝驾崩,一阵哀号。
太子弛谚登上皇位。
“禀告太子殿……不,是皇上”,国师离刹表情自然,“近日臣夜观星象,荧惑已退,皇室劫数已过,恭喜殿下安享太平。”
“安享太平?哼……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弛谚扔开一堆奏折于离刹跟前,愤怒道,“河西一带疫病蔓延,民不聊生,现在,举国人心惶惶,你这个国师是怎么当的,发生这样的大事,你竟然不知道。”
“臣当然知道,臣不仅知道这疫病从何而来,还知道不久它们将会席卷全国上下,包括皇宫。”离刹神色平静,全然没有理会弛谚的愤怒。
“你……你……”皇帝始觉整个大殿的氛围诡异,“你什么意思?”
“皇帝殿下不要担心,这个烂摊子有国师我帮您收拾。”说罢一股幽香弥漫整个大殿,弛谚的双眸渐渐变黄,进而发展到整个身体,黄色的液体从身体里漫漫渗出,潜藏在体内的毒素在离刹的催引下,血脉喷涨。
躲于帘后的妹妍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竟是心如刀绞,毕竟那是她曾深爱过的人,虽然后来他负了她,但一日夫妻百日恩,终归是不忍心。

(四)长生
五年前,西域国女王塔娅与驸马卓翎生得一儿一女,因齐国强大,被迫嫁女和亲,并将他们唯一的儿子作为人质送于齐国。
“太子殿下,皇上让您负责今年的岁贡,您看,能否跟我们交换,”西域女王塔娅低声说道,“今年的贡品里面有我西域的镇国之宝---碧海兰珠,此珠通灵,能赋予凡人超常的能力,仅此一颗,我们想跟贵国把质子换回,您看可好?”
太子弛谚闻言十分欣喜,既得美人,又获至宝,何乐而不为呢,于是答应了塔娅的请求,“十日之后必将质子送回。”
女皇和驸马皆欣喜不已。
一辆辆装满珍奇珠宝的骆驼马车缓缓行进在大漠蛮荒之地。
“此翻光景,也想与我齐国一争天下,真是自不量力,”弛谚坐于马上,心中思量道。“快到边境了,殿下,我们发一封加急文件给皇上吧。”副降程风上前说道。
于是,快马加鞭,八百里加急文件抵达王城,信里说明女王继续愿与齐国友好邦交。皇帝得知龙颜大悦,随即便封西域公主一品诰命头衔,质子加王。可在提到女王想要以镇国之宝碧海兰珠换取质子归国时,皇帝却并没同意,因为质子绮妍容貌更甚于其妹,娇容玉体,甚得皇帝喜爱,竟将其收为男宠,幕后之宾,夜夜享尽枕边欢。
太子回朝,将其宝物奉上,面对如此旷世奇珍,齐王并不想完璧归赵,便命人将其私藏。
三个月后,西域国没有收到任何回信,便谴人秘密查探,女王得知质子受辱,宝物被藏之后,大怒,并私下决议与齐国势不两立。
后来,女王派亲信,即秘密杀手潜进齐国王城,欲将镇国之宝偷回,驸马卓翎与女王商议服下碧海兰珠,化身鬼医离刹,以献丹之名,进驻王城,暗中保护质子,寻机带回,获得皇帝的信任,留在帝侧预测吉凶。
离刹得知皇帝曾遍寻名医名道炼制不老仙丹。他一来,正中齐王下怀,盛宠仅次于太子。
西域公主妹妍容貌清丽和婉,尤其一袭长发更是婉如谪仙,十分惹人喜爱,入府以来,常伴太子身侧,帮他博得皇帝宠爱,太子更是对她爱之有加,每每从外面办事回来,总可见他带一堆好看好玩的给妹妍,博她欢心,甚将西域赠给齐帝的碧海兰珠也送于她。
“妍儿,你身上涂的是什么香,是这世间最好闻的味道,”弛谚语伏在妹妍肩头,深吸一口气。
妹妍只笑不答,她知道他喜欢自己这种神秘感,有时候猜不透也是一种美。两人言笑晏晏,行至光华湖,,望着满池荷花,佳人在侧,良辰美景,自是一片好光景。
“最近,皇宫来了一位高人,自称可以炼就不老仙丹,父皇喜欢他,封他为国师。”在太子寝殿,弛谚立于妹妍背后,轻轻抚摩她那一头如绸缎般的青丝长发,爱如珍宝,小心翼翼地梳理,“你就是我的不老仙丹。”
她就像是望进了一潭深水,从弛谚的眸光中捕捉到潋滟的波光。“你看,这是他炼制的,”随即他从衣袖中掏出一个锦盒,放在妹妍面前。
“这是?”妹妍疑惑地打开盒子,一粒滚圆的白皙丹丸静静地躺在其中。
“是国师给我的长生丹,一年吃一颗,长此以往,便可仙寿永驻,我要你跟我一起长生,今年的这一颗给你,明年的下一颗我再吃。”弛谚宠溺地望着妹妍。

(五)因果
那时的妹妍并不知国师离刹是自己的父亲,西域国驸马卓翎,那味仙丹也不是长生药,而是一种慢性毒药,一时看不出中毒的症状,当它长期在体内积聚,便可使人心生异象,情志迷乱,最终死于自己制造的恐慌中。
“父亲,你真的不能放过他?”坐浴在青炉里的妹妍,正被父亲用药水浸泡出毒素。“父亲差点就害死了你,我的孩子,”离刹并没有回答妹妍的问话,“等一切结束了,父亲就带你和绮妍回国。”
妹妍不知为何本是常人的父亲,不但改头换面,而且身怀灵术,原是碧海兰珠的功效,一颗赠于齐帝,而今太子又将它赠于了自己,另一颗却还在女王宫里。这珠共有两颗,那日在太子弛谚面前女王故意隐瞒此事,来齐国之前,离刹就已经吃了另外一颗。
虽然配合父亲的灵力,已将毒迫出体外,可她天生奇香也随之消失了。
“什么时候才算时机成熟?”妹妍问道。
“荧惑守心之时,便是他弛家天下顷覆之日。”离刹光怪陆离的眸子泛出隐隐精光,仇恨已经无法代替他想要霸占整个天下的贪婪欲望。
荧惑守心,乌雷骤雨,晴天霹雳,正是天时地利人和之日,离刹率领自己在西域时培养的一批黑衣死士,中途拦截船只,待到船毁人亡,便命令船底伏兵将食盐运走,不动声色。那日的残状看在妹妍眼里,十分不忍,毕竟百姓无辜,这些食盐必定会被父亲私下里以高价卖给百姓,获取暴利,再用挣来的钱收集军火,偷运回西域,以至于国库亏虚,再来收买人心,使群臣皆为国师一党,等到逼宫那日,皇室已经形同虚设,弛家的天下也就会易主了。当日在合宫殿上,离刹不想让二皇子前往河西的原因,也是为了降低劫运难度,二皇子弛烈年少有为,虽没有嫡长子般备受关注,却也同样博得皇帝喜爱,只是皇位只有一个,人人都想坐,二人私下明争暗斗。

共 618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篇精彩的穿越,一部人生的传奇。小说由六个段落组成,透过这一个个段落,我们看到了一个个的相识和分手,一场场的生离和死别以及一处处难以言说的人间纷繁。文章裁剪自如,作者运笔精妙,让读者无形之间,仿佛走到了从前,进到了神秘莫测的合宫殿,闻到了那奇异的芳香。文章既是爱的悲歌,又是爱的赞歌。作者想象力丰富,文章引人入胜,欣赏拜读,推荐品读,感谢赐稿梧桐。【编辑:灿若舒锦】
1 楼 文友: 2015-02-12 14:11: 0 一部精彩的穿越小说,欢迎来到梧桐,梧桐有你更精彩。
2 楼 文友: 2015-02-12 14: 9:59 一份默契来自心灵的感动,一份欣赏点燃智慧的心灯;穿越心灵的湖,让情谊温暖彼此的心房;珍惜相处的时光,让我们在梧桐文苑这个社团中,真诚相伴,快乐每一天!
 楼 文友: 2015-02-12 17: 7:25 故事好看,精彩,神奇。欣赏拜读佳作,祝创作愉快!
4 楼 文友: 2015-02-12 18:04: 6 这么好的作品,不看可惜!
5 楼 文友: 2015-02-1 11:1 :22 那朕呢?朕算什么?朕在她心里算什么? 河口边上,一袭明黄和一身青衣眺望于碧蓝平静的大海,偶尔,会看到一只巨大的黑影盘旋在他们附近,却始终没有靠近。欣赏佳作。问好学习!
回复5 楼 文友: 2015-06-29 18: :54 握手,这是这篇小说情感表达的点睛之笔。。新生儿尿黄
小孩晚上睡觉流鼻血
宝宝积食食疗方法
孩子口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