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有条件通过的可能性中铝力拓交易的变量铝

2019-11-08 16:15:0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有条件通过”的可能性:中铝力拓交易的变量_铝

中铝195亿美元注资力拓交易案,进入谜底揭晓倒计时。 按照计划,最迟6月15日,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FIRB)会将公布审查结果。随着这一日期的临近,力拓股东要求修改交易方案的呼声越来越响。 尽管中铝从未就相关变数作明确表态,公司副总经理吕友清也于5月21日重申“将坚持之前双方确定的195亿美元注资方案,不接受更改”.但关于中铝“计划作出实质性让步”、“认识到修改是必须的”的论断,已被不少中外媒体广为传播。 5月25日,一位不愿具名的澳中矿业资源届资深人士告诉本报:“按照目前的市场环境和获批需求,中铝不作适当修改,可能很难获得澳大利亚政府和股东大会二者的一致放行。” 同日,中铝公司内部一位接近交易的人士则如此回应本报:“在最后解开谜底之前,变数肯定是存在的。但眼下,在交易一方并没有处于很有利的情况下,另一方不可能很主动地去降低自己的合作条件。” 让步的可能 5月21日,《悉尼先驱晨报》一文激起千层浪。报道援引未具名消息称,中铝准备“放弃部分销售条款及获得力拓30%铁矿石产量的合同”,“愿意删除部分公司治理方面的要求,包括在新合资企业任命人员的权利。” 随后,更有媒体报道称,中铝可能将在“股权不低于15%、不放弃力拓一些核心矿产权益”的前提条件下,接受部分修改建议。 并且,部分力拓大股东依旧对于中铝“可能的让步”表示不满。 力拓在英国的一个主要股东匿名表态称:“中铝目前所做的事,方向正确,但我不知道是否足够。”该股东认为,该交易计划还需做出更多修改,已有让步不足以减轻投资者顾虑。 前述中铝内部人士称,“传言不足为信”,但亦对本报表示:“变动可能性,不是说完全没有。如果说力拓方面没有重大利好转机的话,中铝没有必要主动提出退让。” 这位人士表示:“如果之后的经济形势,增加了力拓的筹码,那么谈判的条件可能会有所松动,但如果力拓的筹码没有增加,中铝公司却将自己的条件后缩,这不符合常规。” 5月22日,美国金融信息机构Breakingviews称,力拓新任董事长杜立石已改变立场,坚称不会和力拓股东商讨原先的中铝投资方案,因为他认为,股东会投票否决这一计划。消息传回中国,引发不小争议。 25日,力拓对本报澄清称:“董事长仅在4月20日年度股东大会上对中铝交易一事表态:将继续力推与中铝的交易,倘若这笔交易存在不被多数股东通过的可能性,相信董事会当初也不会向股东提出如此建议。之后,他未曾就这个话题在公开场合发表言论。” 上述中铝内部人士亦表示,“杜立石跟中铝一直保持着频繁的接触。” 波动的市场 对力拓的部分股东来说,目前最大的筹码不是可以替代的交易方案,而是力拓持续攀升的股价。 2009年2月交易方案公布至今,力拓股价已经翻番。由此,力拓拟向中铝发行的部分可转债,还未到行权期,已有溢价。力拓股东越发质疑“为何不向现有股东配股”。 在中铝此前宣布的注资方案中,其中72亿美元将用于认购力拓发行的可转换债券。根据交易方案,可转换债券分为A、B两部分,分别以每股45美元和每股60美元的价格,转换为力拓的普通股。 5月5日,力拓澳大利亚公司的股价在交易公布后首度突破70澳元(约合52.24美元),力拓英国公司的股价也升至30英镑(约合45.41美元),超过中铝购买可转换债券的首批行权价。 市场变化对于舆论的影响显而易见。 上述中铝内部人士并未否认股价波动的影响,但其强调,“现在离最后出结果还有一段时间,股价也许会涨,也许还会跌。” 一位澳洲政府代表人士也表示,“(力拓股价之所以攀升),因为中铝公司到现在一直没有松口过。如果力拓不接受中铝的交易方案,那么,它的股价是不是还那么坚挺?如果不坚挺了,那就说明,其实力拓也没有什么其它选择。” 交易的筹码 相比力拓股东大会,澳大利亚政府的审查似乎并非最大的难关。 前述澳中矿业届资深人士对本报表示:“中铝与力拓的交易方案甫一面世,就赢得了资源界的普遍赞扬,因其与力拓计划合作经营的资产,都是世界一流的。这是中国企业第一次创造机会接触最核心的资产。中铝这一步,于中国所有跨国企业而言,无疑是很有意义的。” 但对澳大利亚政府来说,这一交易的达成同样重要。 “澳大利亚经济界人士都很明白,其对中国市场的依赖性,所以,FIRB从国家利益的角度考虑,不会冒然否决。”上述人士认为。 5月20日,澳大利亚中国商会在一份声明中称:与中国签订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TA),将使澳大利亚实际国内生产总值(GDP)增加1460亿澳元。 澳大利亚国际经济中心为其准备的一份研究报告更是显示:澳中两国之间实现贸易自由化之后,澳大利亚国内商品和服务消费将持续以0.7%的速度增长;在自由贸易协定实施后的两年内,这一增速将达到1%的峰值水平。 这场交易在5月15日已获得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批准,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FIRB)将从交易是否符合澳大利亚国家利益的层面进行审查,结果预计最迟于6月15日公布。 本报多方采访获悉,不少澳中政商界人士对该交易是否通过多持一个相似的看法,即,参考五矿OZ的交易,“有条件通过”。 “不过,政治因素、国家利益是政府机构需要考虑的因素,投资者只会考虑回报。这两个观察角度是完全不一样的。”前述澳洲政府代表人士表示,“因为,时间过去几个月,市场的确发生了变化,从力拓的角度来说,可能出现了其它的道路,毕竟,股东还是要考虑利益最大化的。”

民生救助
粉碎设备
都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