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还没长大就老了22

2019-10-13 00:08: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还没长大就老了(22)

1949年,很多国民党陆续撤退到台湾。爸爸也把名字从房道龙改为了陈志平,跟随大队逃亡到香港。两年后,妈妈从澳门偷渡到了香港,当时船舱挤了很多人,空气稀薄,同船的死了5个,妈妈到最后上岸时已经快要昏倒,但最终顽强地撑了下来。来到香港后,爸爸通过朋友介绍,到山顶的外国领事馆工作。从来没有进过厨房,也不会干家务的爸爸,开始做清洁工、园艺工,并且开始学做大厨,后来妈妈也到大使家里做佣人。

现在回想起来,从小到大妈妈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节俭。我看过她用爸爸的破内衣修补其他内衣,内衣烂了也不扔,就洗干净摆在那里。等另一条烂了,她会用那条来补这条,可以补很多条。我看到爸爸内裤后面有很多补丁。

我长到十几岁的时候,妈妈还穿着我小时候她穿的衣服。她把做佣人得到的所有小费都攒了起来,跟她多年来的全部积蓄放在一起。我记得在澳大利亚的时候,她常常会把一个箱子拿出来,告诉我说这里有一个手镯,那里有几百美金。忽然有一天,她问我,儿子,你能不能给我130块?我问为什么。她说,“你给我130块,我刚好可以凑够1000美金。”我就看她把那个箱子搬出来,里面全是2块、5块、10块的纸币,那是她10年来存的小费,大概870块。我心里很难过,就拿了10000美金给她,换回了她的1000块。

妈妈生病的最后阶段,我的私人医生对我说,不行了,接下来就是熬着,能熬多久是多久。我在妈妈耳边说,我走了,电影还没拍完,现场还需要我。也不知她是不是可以听到,但我知道她能理解我。如果我每天坐在这里,陪在她旁边,摸着她的手,跟她说话,她就可以醒过来,那我一定会在这里。但这不可能。

当时我正在泰国拍《飞龙再生》,正布置一个镜头的时候,别人跟我说“大哥,家里有来”,我接过,那边说“妈妈走了”。我把放回去,转头跟大家说,“镜头摆这边,继续拍”。现场没有人知道发生什么事。

爸爸最后的日子是在香港。那时候他住在医院,我每天都去看他,眼看着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在他还能讲话的时候,我跟他半开玩笑地说,“爸爸,等你走了以后,我不会去拜你的哦。”爸爸说,“好,不要拜,没有用。”那时小房子(房祖名)坐在我后面,我转过头跟他说,“将来等我走以后,你也不用来拜我。要是真的孝顺,现在就孝顺我,不要等人走了以后再去拜。”

微商分销系统
自己怎么做小程序
怎样进入有赞微商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