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463章

2019-09-13 19:49: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职场风云:我的极品老婆 第463章

望南高速路口,陈兴带着市委和市政府相关领导在此迎接着四叶草集团的郑珏一行,陈兴亲自出面过来迎接,市委秘书长吴宁,主管招商工作的副市长许斌,招商局局长徐丽珠等相关领导和部门负责人陪同。

陈兴不时的看着时间,他们是差不多掐着时间过来的,郑珏一行也应该差不多快到望山了。

徐丽珠站在许斌身旁,不时的望着陈兴,新来的这位陈书记,从上任伊始就用实际行动表现出了其对招商引资工作的重视,并且凭借着其在南州担任市长时的人脉关系邀请了不少南州的大企业过来考察投资,她手上的本子,记下了不少即将来望山考察的企业名单,包括美园公司这种由陈兴亲自邀请过来的省食品行业的龙头企业,也排在了来望山考察的日程表上,还有徐丽珠也曾有所耳闻的南州市总商会会长吕远志,也已经明确了过来考察的日期,吕远志自个经营的纺织公司虽然在南州那么多大企业中排不上号,但其交游广阔,在商界有着广泛的人脉关系,徐丽珠早就听过其大名。

接下来的时间,对徐丽珠这个招商局长而言,会是非常忙碌的一段时间,接连过来考察的大企业会让招商局忙得不可开交,但徐丽珠喜欢这种感觉忙碌而又充满激情的岁月,这种工作上的成就感让人愉悦。

瞥了陈兴一眼,徐丽珠深知像这种迎接的事,陈兴这个大书记根本不用亲自过来,委托许前程这个主管招商工作的副市长过来,就已经足以表示对企业的重视和尊重,但陈兴却是亲自来了,徐丽珠暗地里想着或者这跟陈兴对招商的重视有关,又或者,四叶草集团这家企业是陈兴亲自邀请过来的吧。

“快十二点了,应该快到了。”吴宁站在陈兴身旁,见陈兴又看了下时间,不由得说了一句。

“应该是要到了。”陈兴笑着点头,又道,“这省城到望山一趟可真够远的。”

“书记,听说省里要以南州为中心,在现有高速公路基础上,完善布局全省的交通,这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始落实,如果新规划的几条跨区域高速都开建了,日后应该能缩短望山到南州的距离。”吴宁说道。

“这就不清楚了,不过规划已经出来,离动工也就快了。”陈兴笑道。

两人说着话,一旁的徐丽珠远远看过有车队过来,眼睛一亮,道,“是不是到了?”

陈兴闻言望过去,很快也看到了有车队过来,眨眼间的功夫,车队近了,看到是南州的牌照,陈兴笑着道,“可能就是了。”

说话的功夫,由远而近的三辆车子在陈兴等人面前停下,车上率先下来的正是郑珏,看到陈兴,郑珏笑着上前,“还劳烦陈书记亲自过来迎接,可着实让我们受宠若惊。”

“郑总,客气了不是,你们远道而来,我这主人翁岂敢不尽地主之谊。”陈兴笑着同郑珏握着手,“郑总,到了我们望山的地面上,有没有感觉一下车就神清气爽。”

“望山的空气确实比南州还要好许多。”郑珏笑着点头。

陈兴和郑珏说话,望山市这边的人对郑珏却是纷纷侧目,听陈兴对对方的称呼,这位就是四叶草集团的老总?

徐丽珠暗暗打量着郑珏,心道这个女人端的是漂亮得紧,同为女人,就连她看到对方都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难道这才是陈兴真正过来迎接的原因?徐丽珠心里胡乱想着。

陈兴和郑珏寒暄片刻,时间已经不早,陈兴提议上车先回市里吃午饭,一行人也没多耽搁,上了车后就返回市里。

中午,在市委招待所设宴款待郑珏一行,酒宴是由办公厅操办的,最近市里才刚刚出台了节俭三令,禁止任何铺张浪费,卫思达也不敢再将按照以往的惯例,将招待宴席设在新城大酒店,而是直接放在了市委招待所,卫思达看到陈兴满意的神色,也知道这样做符合陈兴的心意。

看到那不远处的新城大酒店,卫思达撇了撇嘴,这平常不知不觉的也收了钱新来不少好处,他倒是想把酒宴放在那里,可惜他这个主任也不过是个跑腿办事的罢了,陈兴放个屁,他也得照办。

中午的宴席,市长李开山也赶过来出席,望山市委、市政府一把手都过来,郑珏脸上的笑容十足,陈兴接待她的规格不可谓不高。

新城大酒店,市里的节俭令刚出来,但同往常相比,这里的生意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酒店大门口依然是门庭若市,进进出出的车辆,仍是以挂着政府机关牌照的公车为多,若是没有市里的公款消费支持,这家在望山市最高档的五星级酒店,生意起码要减少一半以上。

张立行没有去市委招待所凑热闹,陈兴和李开山都在,他这个常务副市长去不去都无所谓,况且那是陈兴邀请过来的公司,张立行觉得自个去不去都一样。

没去招待所,张立行反而是应钱新来的邀请,到新城大酒店来了,包厢里除了他还有副市、市公安局局长黄有粮。

这会已经是十二点多了,三人早就吃得酒足饭饱,黄有粮掏出烟递了一根给张立行,自个也点了起来,饭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靠着椅子坐着,吞云吐雾,黄有粮微眯着眼睛,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张立行站在窗前,往远处眺望着,市委招待所就在目光所及之处,钱新来也同张立行并排站着,他知道不远处的市委招待所这会正热闹着。

两人刚才都喝了点酒,钱新来微微一笑,“张市长,市里刚出来的那几项什么破规定,不是要求工作日时间中午也不能喝酒吗,你这个当领导的倒是带头喝了。”

“规矩是人定的,自然也是人破坏的,有资格参与制定这规矩的人,你觉得有必要守这规矩吗?”张立行嘿然一笑,对于钱新来的调侃,也不以为意,这望山市里,估计钱新来敢调侃他,两人谈不上谁强势,只是说是利益合作关系,是绑在同一条线上的蚂蚱。

“钱总,你看来你这酒店吃喝的人有少吗,要是没少,说明了什么?”黄有粮笑眯眯的插了一句话。

“这姓陈的初来乍到就搞这一纸规定出来,嘿,我看到头来他会发现是打他自个的脸。”钱新来不屑的撇了撇嘴,除了市里明面上的一些接待宴席没再放在新城酒店,就好比像今天招待来投资考察的四叶草集团,这样的宴席,已经放在了市委招待所,要知道,以往都是放在新城大酒店的,钱新来不得不承认多少是有一些影响,但也只是小影响,对酒店还达不到伤筋动骨的程度。

“指望着从这公款消费里挤出点钱来,他倒是异想天开。”张立行挑了挑眉毛,“差点就把脑筋动到旧城改造项目上了,幸好他初来乍到,没那个本事,要不然真他娘操蛋了。”

“他要是敢动这旧城改造项目,我保管他灰溜溜的离开望山。”钱新来哼了一声,和市政府合作的这个旧城改造项目,和市政府合作这个项目,他通过抵押借贷向银行贷款了七八十亿,这项目要是被腰斩了,对他的打击也是致命的。”

“钱总,你上次不是说想把这个陈兴给拿下嘛,怎么,没动静?”张立行笑着说了一句。

“正在物色人选,这小年轻年纪轻轻就是市委书记了,想必眼界也极高,要对他使用美人计,可不能随便找个人,得好好挑一下。”钱新来笑道。

两人说着话,张立行转头看到黄有粮正在发呆,不由得道,“有粮,陈兴从省里要来了两个亿的财政补助,这个钱,可是好多部门都等着能分上一点,你们市公安局是大行局,缺经费缺得厉害,可得尽快向市里打报告。”

黄有粮闻言一愣,很快就明白张立行的意思,嘿嘿一笑,“这个倒是,我得赶紧让下面人打报告上来,经费缺口可不是一般大。”

“陈兴要到的这两个亿,还不知道能顶几天。”张立行阴笑着。

“反正现在没有一个部门不缺钱的,下面的区县可也都嗷嗷叫着呢,我这要是不赶紧的,估计连口汤都喝不上。”黄有粮咧嘴笑道。

“这就对了,两个亿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嘛,市公安局肩负着社会治安的,这经费可缺不得。”张立行笑容满面,“回头陈兴就知道钱这事多让人头疼了。”

钱新来听着张立行和黄有粮的话,暗骂这些当官的果然没一个好东西,个个背后阴起人都是高手,和张立行这帮人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也幸好他一直都暗中拽着把柄,要是傻呵呵的觉得张立行这些人能够交朋友,早晚被对方卖了还帮着数钱。

“黄局,你儿子差不多要出来实习了吧,是要回来望山还是?”钱新来突然笑道。

“那小兔崽子成天不知道瞎琢磨什么,现在又说要出国留学,我正为这事头疼呢。”黄有粮笑眯眯的道,刚才就在想着儿子的事,他要送儿子出国留学不是难事,不过黄有粮也正想着看儿子上哪留学,准备在国外置办下房产,然后退休了也能出国养老,但这些可都需要不少钱,黄有粮笑着瞥了钱新来一眼,眼前是一个大金主。

“年轻人要出国留学是好事呀,有上进心嘛,黄局,你该高兴才是,头疼什么呢,比我那兔崽子可出息多了,连大学都没读完。”钱新来笑道。

“这不能比,钱总你是大老板,事业做得这么大,你儿子是提前出来帮你,日后总要继承你的事业嘛。”黄有粮微微一笑,“我就不一样了,这出国留学可是一大笔费用,我这种人民公仆要负担这个开销,压力可是大得很呐。”

钱新来笑了起来,看黄有粮的笑脸,钱新来觉得把无耻两字贴到对方脸上怕是都玷污了这两字,钱新来没表现出什么,脸上是愈发灿烂的笑容,“黄局,这种小事,有什么好担心的

,你儿子出国留学的事,我让人帮你办。”

“哎呀,这可怎么好意思。”黄有粮不好意思道。

“黄局,见外了不是。”钱新来笑道。

张立行看着眼前这一幕,并没有说什么,不时的吐着烟圈,从那烟雾里看着钱新来那张笑脸,再看黄有粮和对方热络的样子,张立行知道这只是他们和钱新来交往当中的普通一幕,但没来由的,心里也有些担心,这样和钱新来有着如此深的牵连,是不是有些不明智?

张立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如今这些已经不是他能左右,当整个团体的利益都跟钱新来绑在一起时,张立行发现自个也已经深陷其中,甚至要摆脱钱新来已经是不可能,他们现在是处在蜜月期,也一直没有发生过矛盾,但万一要是……张立行没敢往下想,他一直都没想过这个问题,或者说是有意的回避着。

窗外,阳光明媚,十月份的望山,真的是一个美丽的季节,这个时候,正是可以游玩望山这漂亮的山山水水的好时节。

中午在市委招待所宴请完郑珏一行,安排他们在招待所入住,午休后,郑珏一行的考察将会由招商局负责, 陈兴这个大书记不可能事无巨细的操心,亲自出面迎接,陈兴已然表示了自己的重视和态度,具体的考察,陈兴也没那么多的时间去陪同。

富林乡乡长柳三安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被免职,这事由丰山区区委书记赵华鹏和区纪委书记宁正德来来市委向陈兴汇报。

“这种人在乡政府担任主要领导岗位,除了生活作风问题,是不是该好好查一查有没有别的**问题。”陈兴听完汇报,盯着赵华鹏和宁正德两人。

赵华鹏和宁正德两人不动声色的交换了个眼神,赵华鹏没表态,宁正德这个纪委书记也就不敢乱开口,沉默着。

“陈书记,我们一定遵照您的指示,回去好好查一查。”赵华鹏很快就做出了反应,一个小乡长,在他看来也压根不值得保。

“行了,你们先回去吧,这事的后续结果,你们向吴秘书长汇报,不用再来找我。”陈兴摆了摆手,吴宁这个秘书长经过短短这些时日的相处,陈兴觉得还是一个颇为可以信任的人。

赵华鹏和宁正德闻言,点了点头,站了起来,陈兴都下逐客令了,他们也不敢再呆着。

看着赵华鹏和宁正德两人离开,陈兴撇了撇嘴。

坐了一会,陈兴下意识的又要喊黄江华进来,刚张口才猛然想起他这两天给黄江华放假来着,苦笑着拍了下额头,陈兴这才喊卫思达进来。

“卫主任,你打个到公安局那边了解汽车站那起车祸的进展。”陈兴吩咐道。

卫思达一愣,看了陈兴一眼,点了点头。

少顷,卫思达富又走了进来,“陈书记,公安局那边回应说肇事司机正和死者家属进行私下和解。”

“然后呢?”陈兴眼里闪过一丝寒意。

“这个,也没有再说别的了。”卫思达摇头道。

“我知道了。”陈兴淡然点头,脸上并没有太多的表情。

卫思达见状,张口想为那钱新来儿子说几句,但一想及自个瞎搀和怕是适得其反,这种事也轮不到他操心,钱新来有的是法子,他何必去趟这个浑水。

“陈书记,那我先去忙了。”卫思达道。

“去吧。”陈兴点了点头。

卫思达离开了,陈兴沉默着坐着,这黄有粮的确是不能对他抱任何指望了,也不知道吴汉生那边到底安排得如何了,陈兴迟疑了一下,又拿起给吴汉生打了过去。

幼儿咳嗽怎么办
小儿便秘治疗
宝宝脾虚吃什么
宝宝反复咳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