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禁魂纪 第一百三十九章 威胁

2019-10-18 12:22:2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禁魂纪 第一百三十九章 威胁

【犬】

可谁知道眼前出现的竟然是莫沉萧之前见到的少年白诺,他竟然找到了这里,并且将左青给挟持了起來,

“你要做什么,放开她,”莫沉萧看着那个挟持着左青的家伙,并且准备随时发动攻击,

“想救她就把你的性命拿來吧,”说着白诺用手划着左青的脸颊,然后笑了笑,

“想得美,”就在这时,左青突然间挣脱了白诺的束缚,手中凝聚了一个白色的光球,然后冲着那个少年打去,

而白诺显然沒有反应过來,这个女人竟然会异术,所以就这么白白的吃了一击,

也就在白诺受伤的时候,突然间从窗外跑进來一个庞然大物,和黑压压的一片,冲破了窗户落在了白诺的面前,并且张开了大嘴虎视眈眈的看着在场的人,

“快把他们都给我咬死,”白诺指着前面的人,然后说道,

那白色的野兽收到了命令迅速的冲着莫沉萧这边撕咬过來,不得不说这家伙也是十分厉害的,这么直面的攻击速度,让莫沉萧都來不及还手就被扑倒在了地上,刚才窗户破裂的玻璃片就这么划破了他的脸颊,

而一边的穆子宸和左青本想上前來阻止,可是却被白诺的攻击阻拦了下來,“你们两个的对手是我,”

说着白诺的两只手里多了好多片玻璃碎片,然后冲着站在一边的两人飞去,

这些玻璃碎片在空中突然间碎裂,变成了无数的颗粒,而这些细小颗粒所触及的地方,全都被划出了深深的裂口,左青一再闪躲,可是身上还是有几处被划出了伤口,

而穆子宸的夹克衫竟然也被划开了几道口子,

而就在地上,莫沉萧好不容易将那怪物的爪子拉开,可那巨兽竟然张大了嘴巴将他拦腰咬了起來,然后一跳,跟着白诺跑出了房间,

随后穆子宸和左青连忙追了过去,

莫沉萧想要试图挣脱,可是沒想到这家伙的咬合力这么大,自己就是用尽了全部的能力还是沒能挣脱半分,

再看看这怪物拖着自己越跑越远,很快已经甩掉了身后追赶而來的穆子宸和左青,

大概跑到了一处空地上,那怪物才将莫沉萧松开,

突然间松懈了的莫沉萧连忙站起來,从身上掏出了手枪,然后指着眼前的一人一怪说道“你们果然是那家伙派來的,”

“那个人让我杀了你,”白诺舔了舔嘴角,“还沒有猎物能逃脱我的手心,你的血我今天喝定了,”

“想喝我的血,怕是不能如你所愿了,”说着莫沉萧冲着白诺跑去,然后手中的枪冲着那家伙发射出了道道白光,

可是谁知道,那少年的速度竟然会那么快,莫沉萧的攻击竟然全都打在了地面上,而就那么一瞬间,白诺竟然跑到了他的背后,

再然后莫沉萧只感觉到脖子上传來一阵痛楚,白诺竟然就这么咬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像一只吸血鬼一样的允吸着自己的血液,

莫沉萧想要推开这家伙,可是却发现就在他被咬到的那一刹那竟然全身一阵麻木,再然后就连集中精神的能力都沒有了,在白诺的手下,自己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

是毒么……莫沉萧这么想着,他感觉着血液从自己的身体里慢慢的溜走,然后随着这种虚脱的感觉,眼皮渐渐的有些困意,难道自己真的要这么被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吸干血液而死吗,

莫沉萧当然不能坐以待毙,他努力的拿起了手中的枪,对准白诺的脑袋,然后扣动了扳机,随着一道光束出现,竟然真的打穿了那家伙的脑袋,

可是,虽然白诺的脑袋上出现了一个大洞

,可是却依然沒有松口的意思,再看去,那个致命的伤口竟然渐渐的恢复如初,像是根本沒有收到损伤一样,难道这家伙在利用自己血液的治愈能力在治疗自己,

就在这时,那只巨兽突然间跑來过來,从莫沉萧的手中将那把枪给叼走,这下失去了武器的莫沉萧,有沒有了集中精神释放电流的能力,更沒有了物化手刀的能力,只能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家伙继续吸收自己的血液,

“你到底是什么人,至少死也让我死的明白不是,”莫沉萧大声说道,从第一见到这个少年的时候他就觉得有些奇怪,这个少年身上根本就沒有人的气息,反而有些像是……动物,

可是对方依然在不停的吸着血,根本沒把他的问題当做一回事,

“该死,”莫沉萧继续努力的想要集中意识,可是却依然不能集中,身体里的电流也随着血液在渐渐消失,突然间他想到,自己胸口的那枚钱币,如果这个东西里面真的包含着某种力量,那么现在也只能依靠这个东西了,

说着莫沉萧从衣领里摸出了那枚银币,然后紧紧的握着,快点发光啊,

可是期盼并沒有得到结果,那枚钱币别说发光了,就连之前那种灼热感都不曾出现,压根沒有任何用处,

就在莫沉萧真的以为自己的人生就要走到尽头的时候,突然间一团白色的光球冲正前方攻了过來,并且直接打在了莫沉萧身侧的那个白诺的身上,

这一下的攻击就这么将这个家伙弹了开來,虽然那家伙离开的时候嘴里还咬着自己脖子上的一块肉,可是至少自己总算得救了,

莫沉萧连忙站起身,集中意念将双手化为利刃,然后准备给这个吸血鬼致命的一击,

也就在他手起刀落的瞬间,那只一直跟着白诺的巨兽就这么挡在了白诺的身前,竟然替那家伙挡下了攻击,

顿时怪物的身上喷溅出了黑红色血,刚好沾到了莫沉萧的身上,

看到情况不妙,白诺连忙带起了身边的巨兽,两个人在一片白色的烟雾中消失在了空地上,

而就在这时,莫沉萧身上那些沾到了血的地方竟然开始燃烧,起來,幸好莫沉萧迅速撤掉了衣服才沒让自己跟着燃烧起來,

“这家伙的血怎么会有这么高的温度,就像是……”一边匆匆赶來的左青看着那些燃烧了莫沉萧衣服的血液,不由的惊讶,

“岩浆,”就在这时,穆子宸也走了过來,捡起了地上莫沉萧衣服的残片看去“炼狱犬,在我们居住的这片土地下,其实还生活着一种你们这个时代沒有发现的生物,它们的数量不多,可是却生活在最靠近地心的地方,那里全都是高温和熔岩,随意也造就了它们特殊的体质,我们那个时代发现的也只有一只,后來因为脱离了坏境太久,那家伙最后死掉了,在后來便沒有发现过这种生物了,按照那个时候的推论,应该是因为土地的变化和各种化学物质对地下的渗透,导致他们灭绝了,”

“可是它们为什么会到陆地上來,”莫沉萧摸着自己脖子上的伤口,虽然那块被撕掉的肉又重新长了回來,可是身体里的血液被吸掉还是让他的脸色有些苍白,

“地狱犬來到地面上只能是一个原因,那就是它们的生存环境出了问題,不得不迁徙,第二个就是有人把它带出來的,”穆子宸说道,

“难道是神秘人,”莫沉萧不由的想,从白诺出现到现在,看这家伙的目的似乎是要杀了自己,

“也只有他能做到了,”穆子宸盯着手里的衣服残片“这家伙竟然将这些生物都用上了,看來在这段日子里,他已经不仅仅是将人作为改造的对象,更是对其他的生物有了更多的研究,”

“子宸,刚才那个少年不是人类对不对,”莫沉萧突然问道,

“应该不是,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吧,我更担心的是地狱犬,这种物种本身沒有善恶之分,可是如果被心术不正的人利用,那么它的能力真的会是这个世界上的一场不小的灾难,”

“可是那个家伙却是为了那个叫白诺的家伙受了伤,”莫沉萧想着之前自己用了全部力量都打不过的巨兽,竟然这么轻易的被自己伤到,这一切都是因为这家伙对于它主人的在意程度要超过了它自己的生命,

而在另一边,好不容易逃走的白诺跌跌撞撞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中,被刚才那个白色光球的攻击让自己受了严重的伤,要不是小白为他挡下了致命的攻击,恐怕现在他已经死掉了,

看着地上呜咽着的小白狗,它竟然也被砍的这么深,

也就在这时,白诺突然间看到,自己的身体竟然开始渐渐的变得有些透明,从手指末端竟然开始变成细小的颗粒飞散在空气中,

那一刻他真的害怕了,好像有什么相同的事情发生过,是什么时候呢,

突然间一些不属于,却又是自己的记忆闪过脑海中,在一个房间里他本來是想像一只普通的蚊子一般去找猎物,沒错,在那之前他根本就不是人类,他是一只人类最厌恶的生物,蚊子,

正因为如此,他才沒有摆脱被人类杀掉的命运,当它被那所谓的苍蝇拍打中的时候,他虽然不甘心,可是依然只能默默的闭上眼睛,

而在那之前,他也同时听到了刚才被自己吸血的那个少年急促的呼吸声,还有周围人慌乱的走动声,原來那个人和他一样就要死掉了……

可是,他却是一只最幸运的蚊子,当他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的身体竟然变成了颗粒状的物质,沒有形态,沒有生命,他就这么被移植到了一个人类的大脑中,再然后他发现自己竟然能控制这具人体的行为,

“我的孩子,欢迎來到人类的世界,”就在他迷惘的时候,面前站着一个男人,那个人不正是之前來和自己做交易的人吗,

原來自己的生命是那个人给予的,并且因为那个人自己再也不用被那些人类所厌恶,不用被那些自认为强大的生物所欺负,因为他变成了和他们一样的生物,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的费用

北京国仁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价格贵吗

北京国仁医院电话号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上班时间

主动脉硬化能治好吗

脑动脉硬化是什么意思

冠状动脉硬化

动脉硬化吃什么好

总是拉稀是怎么回事

吃什么可以不拉稀

吃什么可以缓解拉稀

肚子受凉了拉水

慢性宫颈炎怎么诊疗

慢性宫颈炎有哪些危害

慢性宫颈炎吃药能好吗

慢性宫颈炎吃啥药好

鲁南欣康可以空腹吃么
冠心病食谱与禁忌
冠心病水肿吃什么药效果好
鲁南欣康片说明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