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奥运上最邪性比赛让埃蒙斯战斗民族连栽跟头

2019-02-04 08:08: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奥运上“最邪性”比赛:让埃蒙斯、战斗民族连栽跟头

中新里约热内卢8月15日电 ( 宋方灿)下面讲的不是鬼故事,而是12年来在现场亲自经历、亲眼看到的几件事。

这些事分散来看,可能只是意外。

但如果连续四届奥运会都在同一个比赛中一再发生,就有些难以解释了。

在本届里约奥运会开赛之前,还曾自问:这届奥运会的男子3X40步枪三姿比赛的参赛小伙伴们还能好好玩耍么?14日的比赛落幕,答案是:不能!里约奥运会男子步枪三姿资格赛,美国射击名将埃蒙斯爆冷无缘决赛。

1、2004年8月22日,雅典,埃蒙斯。

23岁的埃蒙斯突然很喜欢雅典这个海滨城市。

他觉得这里有很意思,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他享受着这里蔚蓝的天空,偶尔飘过的浮云,以及从山那边地中海里飘过来的丝丝凉风。

他喜欢这里,不是因为这里曾是古代和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发源地。

和大多数的美国人一样,他对历史没有兴趣。

他之所以喜欢这里,是他发现他可以拿到自己的第一枚奥运金牌,在男子50米步枪卧射的决赛,那种感觉太爽了,他喜欢看着对手们一个个又惊又妒地看着他,但又对他这个旷世的天才无可奈何的样子。

他喜欢这里,还是因为,他马上就可以在自己最喜爱的男子步枪三姿决赛中再次夺金了。

当他还在蹒跚学步的时候,祖父给了他一杆枪,告诉他:“马修,学走路拄着这个。

我们这个家族每个男人都必须是猎人,拿起你的枪。

”后来,他的枪成了别人眼中的神器,百发百中,独步江湖,他也成了世界冠军,奥运冠军。

在年少的时候,埃蒙斯喜欢被人仰望。

在这届奥运会上,他收获了一份特别的青睐,一个叫卡特琳娜的清秀的捷克女孩向他投来了仰慕的目光,短短的一瞬,然后娇羞地低下头,跺着小碎步逃走了。

她逃得很慢,似乎在等着他追上去。

而情窦未开的埃蒙斯,则愣在那里,没有猜透那慢动作里的风情。

埃蒙斯奋力地把自己从那种思绪中拉出来,开始有条不紊地往枪膛装子弹。

这是三姿比赛的决赛场,也是自己的舞台。

还有一发子弹,比赛就结束了。

这也是整届奥运会射击比赛的最后一枪,matchpoint(赛点)在他的手里,那个土里土气的中国人JIA落后他3环多,他仿佛已经听到那枚金牌已经在蹦蹦跳跳地喊着:“我姓埃,我姓埃!”就像他第一次得知自己是这个姓时一样兴奋。

打完后,他就可以享受自己的假期,想想要不要约上那个还有些青涩的女孩,她那略显无辜的眼神里,到底在释放着什么信息…… “啪!”扳机扣动,枪声响了。

埃蒙斯突然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了,精神的他仿佛从肉体的他中飘

展台搭建
污泥污水压滤机厂家
喷漆房厂家批发直销
分享到: